《只狼》,真实的忍者味道
2019-03-29 15:59
来源:斑马网
《只狼 影逝二度》,老贼的又一款魂系列力作,讲的是一个忍者的故事,与前几部作品相比,这款游戏在画面、剧情、战斗系统等等方面与“忍者”这个主题非常契合,浑然一体,不仅让玩家练就了一手打铁神迹,更饱尝了忍 ...

  故师出之日,有死之荣,无生之辱。——《吴子兵法》


  《只狼 影逝二度》,老贼的又一款魂系列力作,讲的是一个忍者的故事,与前几部作品相比,这款游戏在画面、剧情、战斗系统等等方面与“忍者”这个主题非常契合,浑然一体,不仅让玩家练就了一手打铁神迹,更饱尝了忍者的辛酸味道。


剧情


  “狼”是一个战场孤儿,却不甘死亡的命运,在义父枭的培养下成为一名忍者,誓死效忠主人,但并未如愿。恍惚之间他深陷井底、记忆尽失,但一封书信让他义无反顾的“重操旧业”。


开场CG中的少年“狼”


“忠义”让“狼”义无反顾的追随少主


  游戏开场CG中的这个片段,奠定了忍者“狼”的主基调——为主人尽忠,通篇的全部剧情几乎都是围绕“忠义”这个内核展开,而尽忠的方式就是杀戮。


游戏中的任何环节都避不开“杀戮”,即使“耍猴”这种休闲关卡,依然需要玩家痛下杀手


  故事告诉我们,这是一场战争,你死我亡的战争,无分善恶,“狼”展现在生者面前的只有狠辣,无所不用其极的狠辣,无论是动物、男人、女人、老爷爷、老奶奶还是鬼怪神魔,一切妨碍忠义的目标一律格杀,但却并非是完全的冷血无情。


忍杀的瞬间,轻抚樱龙的眼眸


种种桥段表明,“狼”对付动物比人形生物要仁慈


忍杀“剑圣”之后,敬畏的“介错”


  仔细留意“忍杀”过程,会发现很多有意无意的细节动作,比如轻轻盖住逝者的眼眸、摆出敬畏的动作等等,这种细节充满了无尽的悲凉之感。


  除此之外,剧情中对于“狼”的对白刻画极少,几乎都是一句“交给我吧”、或“遵命”之后直接开打,而打完之后没有任何pose,这种隐忍、低调的感觉让游戏全篇充满了悲壮的孤独感,并且份外真实,以至于让“修罗”的背叛结局显得格格不入,因为整个游戏里“狼”的情绪没有任何外露,更不用说任何野心,他至始至终只是一个忠犬。


画面


  游戏的画面也与忍者主题十分契合,首先是“狼”的长相,这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忍者,普通的根本不像个主角,一张日本大众脸,加上发髻杂乱、蓬头垢面、简陋的护甲、朴素的穿着等等外观组合,即便是游戏全通的高玩也很难确切的形容出“这个家伙”到底长什么样,甚至给人一种山野农夫的错觉,直到他拔刀之前,刀就好像“狼”的催化剂,刀锋所向,他从一个目光如水的农夫变成了一名无畏生死的猛士。


“狼”,有着平平无奇的容貌,游戏中很少出现正脸


红叶灿灿的仙峰寺


漫山红叶之下,衣着华美的落英武士


序章中,弦一郎与“狼”的月下对决


  为了配合“狼”这种平凡的忍者属性,整个游戏的画面有一种喧宾夺主的美感,或是朦胧月色之下的一片随风飘荡的蒲苇平原,或是峰峦叠嶂的山峰之间错落有致的寺庙建筑,或是红叶灿灿、落英缤纷的萧索庭院,或是烟火缭绕,付之一炬的庄严寺院,这些场景意境美轮美奂,视野绵长悠远,美的让人窒息,配合其中生死搏杀的诸君,有一种莫名的惆怅与悲壮之感。


战斗系统


  游戏中的战斗系统,与忍者的特性也非常契合。


  没有体力条的限制让角色可以肆意奔跑、无限打铁,尽情享受高速战斗的忍者对决,这种快感比之很多武打电影不遑多让。架势条的引入让玩家可以防住任何物理攻击,无论是刀枪剑戟,还是弓箭手枪,但前提是头上没有出现“危”字,打斗起来甚至有一种天下无敌的错觉。钩绳的加入让忍者的动作更具立体质感,相比轻功更具挑战与真实感,而忍义手的引进突出了忍者“不择手段”的特点,玩家甚至可以用烟火流击败最强大的boss。


传说中,有一种烟火流的打法,让莽夫也可以轻易通关


  当然,你也可以忽略这些技艺,选择硬刚的方式挑(fang)战(fei)自我,但鉴于忍者游戏的核心,你的屏幕里可能会频繁的出现下面这个汉字。



  很多人说,《只狼》教会了全球玩家“死”字的正确写法,实际上何尝不是通过整个游戏的体验让玩家真正体会忍者文化,这是一种关于“死”的文化,游戏里“回生”是重要技能,但同时又始终在强调不能轻易死掉,无论是死亡惩罚、龙咳、剧情的影响等等,都在告诉我们忍者并非“舍生忘死”,而是“向死而生”,它有着《吴子兵法》里“有死之荣,无生之辱”的荣誉感,更有着为求忠义,不折手段的忍辱观,并且“人狠,话不多”,不是一个“莽夫”。

编辑: Neo
关键词:只狼,影逝二度,忍者,魂系列,格斗游戏,忍者游戏
分享到: